再见哈斯卡

有趣。

羡慕水族馆的工作人员,每天上班都可以正大光明地划水摸鱼。

好想看伊藤开司和赤木茂的同人文啊◝₍ᴑ̑ДO͝₎◞

行星:你的衣服怎么都不叠一下啊,这样放进衣柜里,会皱的啊!


我义正言辞:我就喜欢皱皱巴巴的衣服。


——懒人为了不叠衣服可以有多胡说八道

回过头去看旧文,我写的这一段好帅啊

你加班至深夜。


环视四周。


漆黑,安静。


公司早已人去楼空。


你站起身,往厕所走去,脚步声打破原本的寂静。


厕所的灯坏了。


忽明忽暗。


你毫不在意,走到小便池前。


开闸,放水。


细微的水流声里,你隐约听到了有人在悄声说话。


你屏气凝神。


一个声音说:“……太憋屈了。”


另一个声音说:“那你有什么上升渠道?”


“嘘。这种事,小点声说。”


你不自觉地竖起耳朵。


你在公司呆了三年,天天内卷,从未升职,所以最近总在惦记着上升渠道这件事。


没想到会有同道中人,加班到半夜后,还在厕所里讨论。


“……”...

假如。


假如这世上真的爆发了丧尸,并且人类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后,终于全面控制了丧尸。


你觉得,人类该怎么处理他们?


通通拉到靶场,爆头击毙,让丧尸永世不得超生?


还是建个大型跑步机,挂块肉在前面,让丧尸没日没夜地跑,没日没夜地发电?


又或是给丧尸拔牙、戴手套,与他们和平共处,共同呼吸同一片天地下的空气?


很惭愧。


我的第一想法是。


拉去发电。


既然他们的动力是源源不断的,那为什么不去利用呢?


想到这。


我忽然打了个冷颤。


因为丧尸的遭遇,让我想起了社畜。


挂块肉在丧尸眼前,不就是资本家给社畜画了一张大饼吗?看着明明近...

关于明晚连麦我在第几棒

行星老师前几天做噩梦了。


一睁开眼,就哭唧唧地跟我说:“我没找到风暴草原,呜呜呜。”


我问:“什么是风暴草原?”


她哭哭啼啼的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只能把梦里发生的事说给我听。


梦里是一个很奇怪、诡异的场景。


她先是失去灵魂,变成了一个小女孩,然后又遇到了一个同样失去灵魂的人。


两人一路逃跑,躲避追杀。


对方告诉她,一定要去到风暴草原,只有去了风暴草原,才能守护自己的灵魂。


这时我打岔道:“没错!因为青青草原上有喜羊羊!”


行星老师没被逗乐。


她一脸悲痛。


说她好不容易跑到一个漩涡,只要穿过去,就能抵达风暴草原了,结果,结果……...

看自己的综艺下饭

行星老师今天学到了一个妙招。


叫做流浪汉心态大法。


什么意思呢?


就是说把自己想象成流浪汉,买东西之前,想想流浪汉会不会买。


比如矿泉水。啊,流浪汉可太想要喝水了,所以买它准没错。


比如小蛋糕。啊,流浪汉可太想吃小蛋糕了,买它也没毛病。


我一听,还挺有道理,这直接跟消费主义陷阱正面对刚了啊,牛的。


于是我也分享了我的想法。


我说:“我不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的低级流浪汉。我是一个高级流浪汉。所以steam游戏我要买,switch游戏我要买,耳机手柄我也要买。”


行星老师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核心。


“你那个叫离家出走的网瘾少年吧。”

© 再见哈斯卡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