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哈斯卡

触到神经就要懂得鼓掌。

《北京大爷》


大爷出生在阳光明媚的春天。

接生的人吓了一跳。

“嚯,这小孩,长得跟老头似的。诶,怎么没哭呢?”

大爷听见,象征性地挥舞了几下爬满皱纹的手,表示爷来了,爷看见了,爷暂时还不想哭。

全场寂静。

大家都盯着这老态龙钟的婴儿。

有人说,他活不了多久。

也有人说,他命数已尽。

总之就是没人说他半点好。

襁褓里的大爷听着耳边的闲言碎语,咧嘴一笑,乐了。



大爷茁壮成长。

从老态龙钟的婴儿,长成了老态龙钟的少年。

那年夏天。

大爷吃完西瓜,抹了抹嘴,慢慢悠悠站了起来。

巷子里满是蝉鸣。

大爷卷起汗衫,卷到肚皮上方,悠闲自得地出了门。

身后有人窃窃私语:“哈哈哈你们看那小孩儿,跟个小老头似的,怎么能长得这么丑啊哈哈哈哈哈。”

大爷听了,缓缓回过头。

他慢条斯理道:“对不住了啊,我先给您道个歉。”

几个小屁孩愣住:“为啥要道歉?”

大爷说:“为这个。”

大爷出拳。

乍看去,出的是公园老头老太太们最爱练的太极拳。

再细看,这一拳竟满是杀气。

大爷虽然身体瘦弱,但出拳格外利索,一拳放倒一个,没过一会,这几个小屁孩就被打得抱头鼠窜。

蝉鸣声大振。

大爷立在巷子口,盯着远去的背影,啐了一口。

又接着散步。



后来大爷声名鹊起。

是个人都知道,有这么一位姓北名京的大爷,惹不得。

而大爷本人呢,也逐渐从老态龙钟的少年,长成了老态龙钟的中年。

再这么下去,马上就要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大爷”了。

大爷恨呐。

他学会了唱,学会了跳,学会了rap,也学会了打篮球。

可他就是学不会年轻。

大爷看着镜子里穿着汗衫马褂的自己,总是感到一阵精神恍惚。

他买来了一身中山装。

做工考究,衣装笔挺。

据说是淘宝爆款,年轻人都爱穿。

大爷试了一下。

合身是挺合身。

就是没内味。

完全没有年轻人的味道。

大爷叹了口气,把这身衣服塞进箱底,换回了汗衫马褂。

大爷出门遛鸟去了。



秋叶随风,缓缓落地。

大爷盯着窗外的这片落叶,知道自己已时日无多。

他瘫在沙发上。

沉默寡言。



天气越来越冷。

纵然有着暖气,也顶不住刺骨的寒冷。

大爷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大爷了。

他裹着厚厚的大衣,冷风却依旧从各个缝隙钻进来。

大爷知道,这不是衣服漏风。

是自己在漏风。

窗外稀稀落落地飘下雪花。

所谓命数已尽,便是如此。

大爷安然闭上双眼。



等到第二天。

大雪封城。

人们这才想起,胡同里的大爷家暖气坏了,得赶紧派人去维修。

维修人员敲门。

“北京大爷在家吗?”

没人回应。

完了。

维修人员破门而入。

屋内冷的就像是冰库。

四处都找不到大爷,家里像是遭贼了,一副翻箱倒柜后的场景。

人们只好发动胡同里的所有人一起出门,在白茫茫的大雪里寻找大爷。



雪花飞舞,蒙蔽视线。

人们隐约能在风雪中看见,一个身穿中山装的翩翩少年,正负手立于冰天雪地中。

少年缓缓回过头。

冲众人一笑。

“很高兴认识你们。”



“我叫北平。”




完。

评论(87)
热度(5254)
  1. 共255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再见哈斯卡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