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哈斯卡

触到神经就要懂得鼓掌。

我的超人


1.


老师问:“大家都有什么梦想?”

轮到你了。

你站上讲台,清清嗓子。

“我,我的梦想是……成为一个普通人。”

全班沉默两秒。

接着爆发出哄堂大笑。

同桌笑得脸都憋红了,发出嘘声:“就这还需要梦想呢?你已经是个普通人了,好嘛。”

老师维持秩序道:“大家不要嘲笑张三同学!要学会尊重别人的想法!他家庭情况特殊,有这样的梦想,也很正常!”

同桌用鼻孔看你。

“家庭情况特殊,不就是孤儿呗,没爹的野种。”

你握紧拳头。

你满腔怒火。

你在心里说,不,我不是。

然后默默地坐了下来。

刺耳的笑声与嘘声在你的周围环绕。

你并没有因为嘲笑声而自卑。

因为,全世界只有你一个知道,自己其实是一个超能力者,你的梦想,真的就是成为一个普通人。

你的超能力是,回到24小时之前。



2.



年幼的你,在偶然发现这个能力后,便兴冲冲地去棋牌室里找你妈。

她正打着麻将,笑眯眯地说:“好好好,你们看啊,我家儿子有超能力啦!九万,我听牌啦!”

你抓住她的袖口,摇晃她的胳膊,告诉她:“我没骗你!妈,我真的有超能力!”

你妈:“好!胡了!”

李阿姨翻了个白眼,推倒麻将,啧了一声:“有空多陪陪你家孩子吧,我看啊,他从小没爹,现在都快得妄想症了。”

你妈腾地一下站起来。

拿起一张麻将就朝李阿姨的脸砸了过去:“你少对我家孩子指指点点!他还轮不到你来管!”

李阿姨破口大骂。

棋牌室里顿时乱作一团。

年幼的你,看着母亲意气风发的模样,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人撑腰的感觉。



3.


那天。

你妈的脸上,被挠出了三道血痕。

牵着你的小手走回家时,她却走得昂首阔步,像个打了胜仗凯旋的将军。

你担心她。

她却告诉你:“妈妈也是超人哦,这么点伤,不算什么!”

你吃惊地问:“妈妈也是超人?”

她说:“是啊。我的能力是当枪不入,这样才能守护我家的宝贝孩子健康成长。那你呢,你的超能力是什么呀,我的小超人?”

你招招手。

妈妈心领神会,蹲下身子,把耳朵凑近到你的嘴边。

你告诉她:“是回到过去哦。”

妈妈惊叹:“这种超能力,动画片里是不是超级厉害啊!”

你连连点头。

又赶忙摇头。

妈妈摸了摸你的小脑袋:“怎么啦,小超人?”

你低下头,有些悲伤。

“我的超能力……不厉害。我只能回到24小时之前,而且不能对已经发生过的事,做出任何改变。”

妈妈问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你眼珠子一转,举了个你妈一听就能听懂的例子:“比如说我去打麻将,打完发现有一张牌打错了,我要是发动超能力,就会跟看第一人称的电影似的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再打错一次。”

妈妈安慰道:“这不挺好的嘛!要是昨天的动画片很好看,你就可以发动超能力回到过去,重新看一遍啦!”

你更加悲伤了。

因为这超能力并不能随意发动。

每发动一次,都会消耗一天的寿命。

妈妈问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你低下头:“我……偷偷用这个能力,看过好多遍动画片了……同学们还没长个呢,我就已经长了。”

妈妈紧紧抱住你。

“别难过啦,我的小超人,走,妈妈回家给你做红烧肉吃!”

你还记得那个黄昏。

妈妈牵着你的手。

你背着你的奥特曼书包。

两个人一步步走进了橘红的夕阳中。

那是你第一次明白《世上只有妈妈好》这首歌的意思。



4.


后来。

你渐渐长大了。

你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。

靠的是自己的勤奋与汗水,而不是鸡肋一般的超能力。

甚至你都已经忘记了,自己还有这么一个能够回到过去的能力。

18岁那年。

你考上了心仪的大学。

临别那天,你才发现,自己是长大了,可母亲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老了。

她的皮肤不再像当年那样水嫩,头发也不再乌黑浓密,唯一不变的,是她看向你时充满爱意的眼神。

你坐上火车。

看着风景一路倒退。

你暗暗告诉自己,一定要好好读书,以后有出息了,才能让妈妈安享晚年。

大学时。

你的学业一帆风顺。

临近考试周,你的室友唉声连连,抱怨时间根本不够,要是一天能有240个小时,肯定就能复习得完了。

你这才记起,自己还有一个超能力。

你感到庆幸。

要不是因为你每天认真学习,没有跟他们同流合污地逃课打游戏,恐怕这时候就得被迫发动超能力来背书了。



5.


四年里。

你只谈了一个女朋友。

开始时相谈甚欢,相处得越久,她越不待见你,最后快毕业时,莫名其妙地分手了。

你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。

追问前女友的闺蜜:“能告诉我为什么吗?”

对方说:“我姐妹她……怀疑你的心智,可能有一些问题。”

你愣住了。

对方又说:“她觉得,你都22岁了,还跟个小孩似的,真以为自己有超能力,就很离谱。”

你呆呆地问:“可她不是说相信我吗?”

对方:“她当然不信。哄你开心才说的相信。你说自己有超能力,又拿不出证据,你告诉我,哪个正常人会信?”

你沉默了。

你很想证明自己。

可这个超能力,无法对已经发生的事做出任何改变,也就无法提供任何证据。

你知道前女友不会再回来了。

你不甘心。

仍试图为自己捡回一些尊严:“我妈就相信我。”

引得对方爆笑如雷。

“我现在真的有点相信,你的心智有问题了。你妈明显也是哄你的啊,你居然还当真了?这么大的人了,还真以为自己有超能力呢?不会吧不会吧?”

你回忆过去。

母亲好像一直都是哄小孩那样,一口一个小超人地笑着喊你。

血液涌上大脑。

你不怕同学、老师、陌生人嘲笑你。

因为你知道,这世上总会有一个人无条件地相信你。

可你现在发现。

最后一个愿意相信你、支持你的人,其实也是装的。

那一声声言不由衷的“我的小超人”,现在回想起来,就像一把刀子一样,扎进了你的心窝,左右扭转,把你的心剜了出来。



6.


大学毕业后。

你失魂落魄地回到家。

妈妈比上一次见面,又苍老了许多。

她一见到你,就放下手里的活,急忙冲了过来,一手抓着你的手,一手摩挲你的面庞:“怎么又瘦了,怎么又瘦了啊,看得妈心疼死了。”

你的心中满是痛苦。

你告诉她:“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相信过,我有超能力这件事?”

她愣了一下:“傻孩子,你在说什么呢?”

你推开她,质问:“是不是因为我没有给过你证据,所以你一直都不相信?”

她:“怎么会啊,我一直喊你小超人的,你都忘啦?”

你的内心早有定论。

你摇摇头:“我已经长大了,我现在能分辨什么是真心话,什么是哄人开心的话了。”

妈妈:“我才没有哄你,我一直都相信你呀。”

你:“别骗我了。我换位思考过了,如果你告诉我你有超能力,但是没有给出任何证据,我同样不会相信你。”

妈妈再次握住你的手:“换位思考的方式,你用错了。”

你:“我错了?”

妈妈说:“是啊,你错了。你不愿意相信我,是因为我是你的妈妈;我愿意相信你,是因为你是我的儿子。”

你窝火到极点。

从小到大的世界观,都已经崩塌了,还被妈妈火上浇油地教训了一顿。

你夺门而出。

你想离这个家越远越好。

身后传来妈妈的问话:“”今天特意做了你小时候最爱吃的红烧肉,吃两口再出门吧?”

“不吃了!”

你的回答刚一出口。

耳边就传来尖锐刺耳的刹车声。

一刹那。

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慢动作的默片。

寂静无声。

你能看清渣土车司机脸上惊恐的表情。

你能看到天上有一群鸟儿飞过。

你能看见整个世界都在旋转。

最后。

你重重摔在地上。

你看清了马路那头,头发已经黑白斑驳的老母亲,正哭嚎着向你赶来。

她老泪纵横,哭红了眼。

而你闭上了眼。



7.


你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。

外界的声音很模糊。

像是隔了一道很厚的墙。

你隐约听见医生说:“对不起。我们已经尽最大的努力抢救了。节哀顺变。”

扑通。

扑通。

心脏几乎已经快要停止搏动了。

你又隐约听到母亲沙哑的嗓音:“我还要跟他说最后几句话。”

仿佛远在天边的声音,终于靠近了些。

母亲伏在你的床前。

她告诉你。

妈妈一直一直都相信你的话,相信你的每一句话。

哪怕是你说自己在学校没人欺负你,哪怕是你说自己考试得了双百但卷子丢了,我也愿意无条件地全部相信你。

更何况是超能力。

因为你是我的儿子。

当然会理所应当地继承我的超能力。

她说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,我的儿子会超能力,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,当妈的又怎么会不相信你呢?

你被困顿在混沌里。

你好想睁开眼,去看看妈妈此时的模样。

你好想伸出手,替妈妈擦去眼眶的泪水。

你好想张开口,和妈妈道歉,和妈妈说你爱她。

可你一件也做不到。

你被困在了这幅即将死去的躯体里。

她还说。

都怪自己不好,跟你说话的时候没有注意语气,才让你一时冲动,跑出去被车撞了。

要是早点察觉到你的情绪,一定就不会再这样对你说话了。

明明不是她的错。

她却一股脑把责任揽在自己的肩膀。

你想哭。

但哭不出来。

她说。

这个超能力真是太没用了。

要是我能够改变过去,就能救下你了。

可是我做不到。

你妈妈我啊,一辈子都一事无成,到老了,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死在自己面前。

你想告诉她。

不,你不是一事无成。

你是我的超人。

在我的童年时,保护我的人,是你;在我浑浑噩噩时,鼓励我的人,也是你;陪伴着我一路成长的人,还是你。

可你张不开口。

你倍感绝望。

她最后说。

“妈妈要去找你了。虽然明知道救不了你,可我还是要去再看你一眼。”

她要做什么?

你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。

眼睛睁开了一条缝。

光线涌入你的视野。

你看到本该40多岁的她,此刻,却形同行将就木之人。

满头银发,皮肤干枯,遍布皱纹。

她把她最后的寿命,全部都用在了超能力上,好一遍遍地陪伴你最后的时光。

你不忍再看她。

苦涩地闭上双眼。




完。

评论(32)
热度(1569)
  1. 共74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再见哈斯卡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