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哈斯卡

触到神经就要懂得鼓掌。

你加班至深夜。


环视四周。


漆黑,安静。


公司早已人去楼空。


你站起身,往厕所走去,脚步声打破原本的寂静。


厕所的灯坏了。


忽明忽暗。


你毫不在意,走到小便池前。


开闸,放水。


细微的水流声里,你隐约听到了有人在悄声说话。


你屏气凝神。


一个声音说:“……太憋屈了。”


另一个声音说:“那你有什么上升渠道?”


“嘘。这种事,小点声说。”


你不自觉地竖起耳朵。


你在公司呆了三年,天天内卷,从未升职,所以最近总在惦记着上升渠道这件事。


没想到会有同道中人,加班到半夜后,还在厕所里讨论。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听不清。


太远了。


你听不清。


蹑手蹑脚地靠近。


你大气不敢出,连裤子拉链都不敢拉,生怕发出声音,让那两个人听见。


够近了。


你屏住呼吸。


“……上升的关键,就在这里。”


“哪里?”


“厕所。”


“怎么会是厕所?”


你好像隐隐约约领悟到了什么。


坊间传闻,领导膀胱不太好,经常上厕所,莫非就是要利用这一点,在厕所与领导碰面时,来讨好他?


“……”


又听不清了。


你再凑近一点。


把耳朵贴在门上。


呼出的热气很快就打湿了门板。


“厕所里死过人,你知道吧?”


死过人?!


你心一惊。


来公司两年了,你都不知道这件事。


四下黑暗。


你忽然觉得脊背发麻。


“听说三年前,有个员工天天加班,压力太大,得了精神分裂,最后在厕所里自杀了。所以……”


你不解。


这和升职有什么关系?


“……”


又听不清了。


都已经偷听到这里了,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。


你俯下身子。


趴在湿滑的厕所地面上。


侧着脑袋。


这样就能通过门板与地面的隔缝,直接听见他们的悄悄话了。


你感到庆幸。


还好厕所的灯坏了。


要不是现在一片漆黑,里面的人肯定就会直接发现你了。


“所以最关键的,就是让他到这个死过人的厕所来,只要他贪心,咱就有了上升渠道,不过具体步骤,我们还得……”


你似乎懂了。


只要领导贪心,就一定会压榨员工,那么,只要表现出自己不惧加班,绝不会因为压力过大而自杀,领导一定会很满意。


那么。


该怎么表现呢?


“……”


又听不清了。


最关键的时候,不能漏听一个字。


你小心翼翼地转头。


试图把头直接伸进去。


反正这是在黑暗中,谁也看不见谁。


你屏住呼吸。


一秒。


两秒。


里面却再也没有后续了。


寂静。


是他们发现你了吗?


你的后背一阵发凉。


寂静。


或许是在地上趴得太久了,你的大脑有些充血,昏昏涨涨的,神智不太清楚。


你站了起来。


你走到洗手台。


看着黑暗中的镜子。


开口说话。


你说:“上身成功了。”


你说:“恭喜。不过先别急着出去。拉链还没拉。”


你说:“差点忘了,谢谢。”




评论(9)
热度(120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再见哈斯卡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