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哈斯卡

触到神经就要懂得鼓掌。

灭霸对星云格外残酷,直到复联4里,身残志坚的她立下了大功,灭霸才后悔不已,唱道:


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星云~

“我爱你,我想给你一切。”


刀对蛋糕说。

羡慕水族馆的工作人员,每天上班都可以正大光明地划水摸鱼。

石猴一个猛子扎进瀑布里,不一会,他兴奋大叫:“这真是梦幻帘洞啊!”

翻到了以前写的一些段子

病人单脚跳进诊室:“大夫,心绞痛我。”


医生:“心绞痛?那你脚又是怎么回事?”


病人:“心绞痛啊我都说了。”


医生:“你哪里人。”


病人:“山东人啊我是。”


医生:“你那叫脚心痛!!”

距离毕业,已经过去很多年了。


但我还记得,我的初一。


初一时,发生的每一件事,我全部都记在心中,没能忘却。回想起来,仿佛就在昨天一般,历历在目。


先是拜了早年,领了红包,再是和亲戚们互道恭喜,一块吃饭,过了个团团圆圆的年。


不由得期待起初二了。

“咱俩谁跟谁啊。”


老年痴呆的老李问儿子。

“我窒息了。”


他大笑着把我的脖子搂得更紧了,说:“放屁,窒息的人是说不出话的。”


我默默地闭上了嘴。


这窒息并不是生理上的,而是心理上的。


他这个傻子,到现在都没意识到,我并不是他的男同胞。


我只是一个爱穿男装的女生。


难以想象,开学第一天,我就被一个一米八的大男生用臂弯狠狠地锁住脖子,理由竟然是“好巧哦,你的名字和我弟弟一样诶”。


顺带一提。


弟弟指的是他家的狗。


叫小白。


而我叫叶小白。


淦。


我这么女性化的温柔名字,怎么就被误解成了男生的名字?


再说谁会给自己家的孩子取名叫小白啊?总不能是因为家里有个哥哥叫大...

郭芙蓉:老白,你这轻功,怎么练得啊,这么厉害?那眼花缭乱的操作,实在是太秀了。


白展堂:在这个残酷的江湖,不秀必死,只有秀才能活。


吕秀才:借你吉言。

© 再见哈斯卡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