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哈斯卡

触到神经就要懂得鼓掌。

《机甲江苏》




如山般巨大的武汉,又打赢了一场胜仗。

所付出的代价,不过是些许零件受损、部分电路毁坏。

只消去维修厂里躺上一夜,等到第二天恒星升起时,他就又能生龙活虎地上战场了。

武汉扛着重型机枪,一步步走向夕阳下的维修厂。

那庞大的机械躯体,使他每走一步都引得大地震动。



一众围观群众纷纷发表感言。

山东:“牛批,哥,一会喝两杯?上好的机油,我请客。”

黑龙江:“憋逼逼了,哥带你去洗浴中心,给你整个全身喷漆。”

台湾:“哎哟,不错哦,蛮吊的。”

江苏:“切。”

气氛瞬间不对。

所有人齐齐转头,把目光投向江苏。

面对众人的注目,江苏的电子双眼之中露出一丝慌张:“不是,不是我们说的。”

浙江插嘴,挑了一个字复读道:“们?你又在搞内斗了?”

江苏紧张得浑身发抖。

他动了动嘴巴。

准确来说,是他的头颅动了动嘴巴。

头颅说:“不是……真不是我说的……”

咔哒几声,齿轮松动。

又是一声电流霹雳。

江苏头掉了。

只见那颗机械头颅轰然落地,溅起无数灰尘。

等到尘埃散尽。

头颅已经变形成了一个较小的独立个体。

是扬州。



上海那边刚打完仗,看到这边这么热闹,也凑了过来。

刚一探头,便见到硕大的江苏在顷刻间四分五裂的场面,不禁勃然大怒,用造价昂贵的反物质机枪指着地上那些散落的小机械体,咆哮道:“江苏!你们在搞什么!”

小家伙们无人理睬他。

几个百米高的大家伙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也是久久沉默。

这时,北京赶了过来,吼道:“什么情况,江苏的头呢?出来给我汇报一下情况!”

南京:“我在呢哥!”

扬州:“放屁,我才是!”

南京:“你个臭修脚的,给老子爬!”

扬州:“咦,刚刚是不是有一只蚊子嗡嗡嗡?哦,原来是安徽的头部啊,你咋跑这儿来了?”

……

北京吼:“都他妈给老子闭嘴!来个能管事的!”

镇江:“哥,他俩吵他俩的,有事您吩咐我。”

苏州挤了过来:“你个卖醋的说啥呢,让开让开,我来给北京哥汇报一下情况。”

镇江顿时和苏州扭打在一块,骂骂咧咧道:“哟吼,有点小钱了不起啊?装起来了?老子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种人!”

现场叮叮咣咣一通乱响。

上海拍了拍北京的肩膀,说:“哥,别管他了,我们先去吃个夜宵吧,也给枪支补充下弹药。”

北京面露难色:“万一怪兽突然夜里袭击,负责守夜的江苏又没有及时合体怎么办?”

广东:“放心啦。按照以前的经验,怪兽的进攻再怎么说也不会是在夜里发动。依我看,起码是在中午。”

“哦?此话怎讲?”

广东一本正经道:“毕竟怪兽总不能不吃早茶吧?”

上海:“……”

北京:“……算了。走,去吃夜宵吧。按江苏的性子,内斗归内斗,关键时刻肯定不会掉链子的。”

众人纷纷切换成飞行模式,一溜烟飞走了。



江苏各个部位还在扭打。



后半夜。

武汉躺在维修厂里检修。

其余人也都在待机状态。

怪兽入侵了。



高达百米的巨型怪兽,抬动粗壮的大腿,一步步向基地逼近。

连云港是第一个发现的。

他立马跳起来,一路连滚带爬地找到北京上海几位老大哥,可他们一个比一个睡得死,叫都叫不醒。

他又原路返回。

苏州也醒了。

连云港笑:“你醒的正是时候。看我一个人去摆平他。”

苏州也笑:“小穷逼,你那一身破铜烂铁辣鸡装备,合体时也就配当个指虎、拳套,乖乖站在我身后吧。”

苏州催动发动机,脚底喷射出火焰,整个人悬浮而起,手持两门轻型步枪,瞄准怪兽的头连射数枪。

一枪没中。

连云港笑:“我80岁的奶奶用脚趾头都比你射得准。”

这枪声很响。

吵醒了守夜的其他人。

无锡:“你居然想独吞战功?”

他咻地飞了出去,手握一柄粒子光剑,和怪兽近身肉搏。

嗡,嗡,嗡——

光剑砍在怪兽的身上,就像砍在了黑洞表面。

毫无效果。

反倒是自己,被怪兽一口烈焰吐息喷回了地面。

无锡伤势严重,身上电流乱窜,零件也稀里哗啦地往地上掉。

南京走了过来。

无锡:“它,它……好强……不是你们能对付的……”

南京:“我会为你报仇的。”

说着,南京就要伸出手替无锡合上眼皮。

无锡一把推开,怒:“你就盼着我死?!”

南京:“倒也不是。”

南京:“……话说回来,真有这么明显?”

无锡:“滚啊!”



怪兽离基地越来越近了。

不信邪的常州、镇江等人,一个接一个地上,又一个接一个地败下阵来。

一时之间。

前线仿佛被看不见的乌云笼罩住。

徐州市也曾想搬救兵,可山东他们酒喝的太多,睡得太死,根本喊不醒。因为所有人都完全没料到,怪兽会在全面溃败的当天夜里发动突袭。

徐州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呼叫无线电:“前线告急!收到请回复,收到请回复!”



怪兽攻了进来。

一抬脚碾碎前线的所有防御设施。

一张口烧毁身前的一切水泥建筑。

怪兽进,他们退。

怪兽再进,他们再退。

怪兽又进。

南京:“我们……无路可退了。”

众人这才惊愕地发现,身后已经是基地指挥中心了,要是让怪兽就这么攻进去,只怕所有人都要在睡梦中一命呜呼了。

南京抬起头。

他的眼里倒映着五岳般巨大的怪兽。

怪兽所过之处,只剩下废墟与火海。

南京从手臂中弹出武器,轻声说:“保家卫国,死不足惜。”

只有怪兽一只脚大小的他,在这一刻,仿佛化身为了黑夜中的星星。

他冲了出去。

像一颗流星。

众人捏紧拳头。

眼中尽是不甘与无奈。

他飞了回来。

像一颗陨落的流星。

浑身机甲受损严重,能量系统几乎崩溃。

众人的眼中燃烧起熊熊烈火。

那是痛苦。

更是愤怒。

南京这颗流星,虽然无法撼动怪兽,但最终,还是引燃了整个草原。



漆黑的夜幕。

橘红的烈焰。

曾经互相看不顺眼、几乎就要反目成仇的机械体们,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形中,达成了前所未有的默契。

“我来组成脚部!”

“我来组成手部!”

“我来组成头部!”

“我才是江苏的头部!”

“放屁,你不是安徽的头部?”

虽然过程还是有些磨合不到位。

但是。

一架堪比泰山的庞大机甲,就这么横空出世了。

他站在怪兽前进的道路上。

无数个声音,通过他的发声器传了出来。

他说。

“有我们在,你休想再前进半步!”



江苏架起重型等离子狙击枪,从中间射穿了怪兽的头颅。

怪兽倒地。

咧开的嘴角中,倾泄出滚烫的岩浆。

江苏蹲下去,用手指蘸了些许岩浆,将其抹在胸膛。

滋滋滋。

岩浆冷却后,留下一个图腾般的深色印记。

“今天这一战能打赢,全靠大家的团结。”

江苏踏过怪兽的尸体。

他说。

“少一个都不行。”



第二天。

北京:“昨天夜里是发生战斗了?你们怎么是合体状态?”

江苏笑:“是啊,不过不用担心。我们已经摆平了一切。”

浙江:“们?”

江苏:“咳。我是说,我已经摆平了一切。”

上海:“我怎么有点不信呢?内斗之王居然也会有团结的一天?”

江苏:“你少看不起人了!”

北京见状,朝上海使了个眼色,接着缓缓宣布:“鉴于你昨晚立了大功,一会去找财务领赏。”

“领赏?!这么多年头一回听说!”

江苏惊叹。

准确来说。

是江苏的头在惊叹。

说这句话的同时,江苏的头颅就已经离体了。

南京:“哥,赏我,我是江苏的头!”

江苏的右臂也突然脱落下来。

苏州:“赏我才对,昨晚最后定乾坤的那一枪是我开的!”

江苏的胸膛也跳了出来。

江苏又变成了一地小人。

他们又一次扭打在一起。



北京朝上海使了个眼色。

上海会心一笑,大家也都跟着笑。

基地内一片快活的气氛。




完。

评论(205)
热度(3250)
  1. 共109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再见哈斯卡 | Powered by LOFTER